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妆容网资讯正文

旅游被弱化、拍摄质量参差 铂爵旅拍之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08

  “婚纱照,去哪拍?铂爵旅拍!想去哪拍!就去哪拍!”作为这一曾被评为最洗脑魔性广告之一的核心当事人铂爵旅拍,近期却因涉嫌传销登上热搜。而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公开回应相关情况后,9月4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微博上又有多位消费者对铂爵旅拍产品质量、售后服务进行了投诉。这些消费者纷纷表示自己在款项付清后却收到了粗制滥造的修片产品,还有消费者称铂爵旅拍工作人员在拍摄中直接用自己的手机操作“刷单”。在业内看来,旅拍作为在旅游、婚纱摄影两大市场夹缝中生存的新行业,确实处于快速增长阶段,被很多年轻消费者所推崇,然而,目前市场上的旅拍产品大多数没有形成“旅游+拍摄”的成熟模式,旅的环节被大大弱化,只剩下异地拍摄这一内容,因此,旅拍企业本质上仍是一家摄影公司,旅游部分并没有为营收做出太大贡献,而且海外拍摄风险、成本往往要高于国内很多,因此可能才会导致旅拍企业只能靠刷单、内购等非正常手段获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风波不断的铂爵旅拍,这次又接连遭遇了“传销门”、“质量门”事件,深陷负面舆论的旋涡中难以自拔。

  据悉,日前有一位自称铂爵旅拍的前员工在网上公开表示,该企业强制要求非营销员工参加营销活动,完不成业绩就要扣钱。根据该前员工所述,实际到场参与“培训”的铂爵旅拍员工有1800人左右,所有参会员工都要缴纳300元,而这笔资金作为奖金池将奖励给优秀员工。对此,铂涛旅拍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封“致全体员工的信”回应称,公司近期举办了一场员工拼购会,但由于考虑不周,采取了一些激进的激励措施,当天收取的活动费将全部返还。在这封公开信中,铂爵旅拍还明确表示讲配合相关部门对此次活动的检查。当北京商报记者就此想进一步询问检查进展等最新情况时,铂爵旅拍董秘戴火轮只表示一切以公告为主。

  然而,随着事件持续发酵,社会上对于伯爵旅行的“差评”并没有因其通过公开信道歉而停息,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9月4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除了被疑涉嫌传销外,铂爵旅拍还被消费者集中“吐槽”存在拍摄质量差、付款后无售后等问题。一位消费者表示,自己在铂爵旅拍购买了近万元的旅拍产品,但出片后,不仅最基本的胸贴、打底裤都没有修掉,而且自己的脸部、手部还出现了变形的情况,当自己向客服提出继续修图的要求后,还被多次“拖延”,“最后不了了之,我们就只能自认倒霉了。”该消费者表示。

  无独有偶,在上述消费者公开了自己的经历后,也有多位网友表示自己也曾被铂爵旅拍“坑”过。网友“董怀念”就称自己在拍婚纱照的时候,也出现了修图问题,最后只能要求铂爵旅拍每一张再修一遍;还有消费者表示,去年购买铂爵旅拍产品到厦门拍摄的时候,好评都是工作人员直接用自己的手机操作的,选片的时候押金甚至差点没退回来。

  “槽点”背后的管理漏洞

  公开信息显示,铂爵旅拍的全称为“铂爵旅拍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31日,法定代表人为许春盛,注册资本5012.5万元。面对铂爵旅拍的各种“槽点”,业界有观点认为,这折射出该企业内部质量管理、产品管理和人员管理体系尚存明显的不完善之处。

  在知乎一篇有关吐槽铂爵旅拍的帖子中,有网友称,自己随铂爵旅拍拍摄婚纱照的时候,从该公司的化妆师小婉处了解到,公司配备的化妆品、装饰都非常简陋,所有新娘的耳环等装饰都是各化妆师自己购买的,而且作为新人也没有“五险一金”。还有已经从铂爵旅拍离职的网友VVV透露,自己在该公司上了24天班,只拿到了400元工资;有的人还称自己的朋友明明是在铂爵旅拍担任化妆师的职务,却每个月都要求要拉到一定数量的意向客户,没有完成就要被扣几百元。此外,在一篇“回帖”中,曾在铂爵旅拍实习过的某网友还称,铂爵旅拍对于正式员工要求苛刻到“令人发指”,每天修片数量至少要达到100张,如果没有达标当周就要扣50元,如果修完备返重修还要被扣50-500元不等。

  与此同时,铂爵的产品管理、质量管理同样备受质疑。一则微博上被热传的视频中,就有一位被标注为“铂爵旅拍员工”的人就透露,公司内部将旅拍后要求退款等“麻烦”的客人叫做“C客”,对于这类客人,公司采取的对待方式是“能拖就拖”,拖不了再退。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一位网友提供的截图中,铂爵旅拍网络销售部“冠军队队长”赖玉娣明确表示:“如果说铂爵的品质输过谁,那投诉率最高的就是数码部。”就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数码部可以说是旅拍公司的核心技术团队之一,如果这一部门投诉率高企,可见企业对其主要业务、产品质量把控存在一定的问题。

  模式尚未成熟

  实际上,作为我国旅游市场新兴的产品类型,旅拍的“蹿红”速度之快确实让不少旅游企业都为之措手不及。“在这一过程中,正经历商业摄影市场不景区的摄影公司就开始转行做起了旅拍。”有资深旅拍摄影师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但不可否认,在这一过程中,确实存在经营水平、产品质量、管理能力参差不齐的情况。而戴火轮也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时表示,旅拍是近几年刚兴起的新门类,整个行业格局处于高度分散的状态。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旅拍并没有找到一个成熟且规范的发展模式。”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表示,旅拍顾名思义就是“旅行+拍照”,但目前市场上大多数旅拍产品都处于“只拍不旅”的状态。而上述旅拍摄影师也直言,现阶段,行业内的旅拍工作室、企业,基本都是换个地方“拍外景”,并不涉及旅游相关业务,即使有也只是简单的包车、拍摄地点门票等,“然而,旅拍尤其是需求集中的境外旅拍风险、成本均较高,旅拍企业利润空间非常有限,如果不能通过开展相结合的旅游服务反哺拍摄环节,是很难良性发展的,最终,只能沦落通过刷单、内购这种手段获利。”

  今年1月,3名中国游客因在泰国清迈旅拍被逮捕的消息就让人们开始重新正视起了旅拍这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新行业的合法性。资深经济律师郭哲直言,随着我国出境游人数逐渐增加,旅拍迅速成为旅游行业的新商机,但大量持旅游签证前往目的地国家提供相关服务的个人、团队和企业,可能明显影响了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相关行业的收入以及相关企业的生意,被监管也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如果从事旅拍的人员,申请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的工作签证,就会被认定为税务居民,任何收入都需要在当地进行申报、缴税,而这对于大多数提供这项服务的个人、团队和企业来说,旅拍的成本确实会大大提高。”

  对此,王兴斌表示,目前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旅拍这一业态在行业融合的过程中确实会产生新的管理盲区,国内旅游和商业摄影的主管部门,亟需尽快沟通、制定相应的办法对此进行规范,避免企业只能通过“打擦边球”的形式开展业务,相应企业需要具备哪些资质也要尽快明确。“可以看出,随着旅拍需求加速释放,未来国内可能会出现专门针对这一市场的细分、专业旅游机构,就像现在研学旅游一样,而短期内,为降低成本、违法风险,摄影和旅游企业还是尽量避免盲目跨界,寻找专业的服务商合作更为稳妥。”王兴斌表示。此外,上述资深摄影师也表示,由于商业摄影企业、工作室大多在旅游上没有经验,资源也不充足,服务不够专业,未来要想增加服务中的旅游产品比重,还需尽快从这个角度进行布局。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