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妆容网资讯正文

飘摇人生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8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3-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欢子

  紫苏寻找孩子到了富贵家,富贵在第二天清晨起来急忙去向崔老爷报告,崔老爷叮嘱富贵一定不要让紫苏知道二牛就是她的孩子,这段对话却被小翠听到,崔老爷警告小翠如果让紫苏知道这件事,她就再也不能在崔家呆下去了。

  崔太太来劝说紫苏早日恢复再嫁他人,紫苏却坚持要去寻找自己的孩子。崔太太责怪紫苏不为他人着想,不顾爹娘年迈支撑着风雨飘摇的家,而她却一再沉沦下去。紫苏被娘感动,终于答应相亲。

  王婆带来一位周先生和紫苏见面,紫苏却丝毫不感兴趣,周先生看出紫苏心神不定,提出告辞。段文斌来崔家来看望紫苏,紫苏见到段文斌就慌张大喊,段文斌拉住紫苏不放,崔家二老赶来赶走了段文斌。

  段文斌见到紫苏病的如此严重回家气愤的责骂紫萱隐瞒了紫苏的病情,紫萱告诉段文斌那是因为她觉得对不起姐姐,段文斌也觉得自己十分内疚,段文斌回想起自己和紫苏的过往,心中对她十分不舍,他决定重新追求紫苏,追回对紫苏的爱。

  紫苏再次请求小翠带自己去找宝宝,小翠无意间说起宝宝很好,紫苏急忙问小翠是否知道宝宝的消息,小翠急忙圆谎。

  李健龙在段家的银号前观察到银号的朱掌柜十分贪小便宜,他决定从朱掌柜下手。崔老爷到银号还钱,却中暑晕倒,幸亏李健龙遇见帮崔老爷送回家里,崔太太给李健龙车资他却不肯收。剧.情.吧原创剧情。见到自己家的祖宅他想起了自己一家幸福的生活。

  段太太和女佣谈起紫萱结婚多时仍没怀孕,女佣提起紫萱是不是有什么疾病,她建议段太太给段文斌纳妾,段太太要女佣去物色合适人选,女佣提出要赖婆给说媒。

  段老爷的汽车出了毛病,叫来李健龙的黄包车。李健龙在路上拿出刀吓唬段老爷,段老爷虚惊一场,李健龙忍着心里的仇恨安全把段老爷送到目的地。回家后李健龙向白管家说起遇见了段立新,白管家说起南洋有笔生意能赚一笔,可是缺少资金。李健龙吩咐白管家去段立新的银号借贷,并且可以去贿赂朱掌柜,以此借贷大量资金。

  周先生给紫苏送来安神的西药,说起自己也曾经服用过十分灵验,崔家二老对周先生十分中意。段文斌来到崔家送药给紫苏,被崔太太责怪,段文斌表示他离不开紫苏,可是崔太太要他好好对待紫萱。

  崔老爷出外出诊身体不适遇见李健龙,李健龙再次送崔老爷回家,崔老爷为了感谢李健龙,提出要他到家里吃饭。李健龙推脱不开只好进入崔家大门。紫苏跑出来跪在爹娘面前请求见孩子。(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紫萱来到段家当面请求段太太帮忙向段老爷求情宽限几日还钱的日期,段元彬见紫苏落落大方知书达理不觉喜欢上了她。段文斌看出哥哥的心思,提出要哥哥去崔家提亲娶了紫萱。

  当晚段太太向段立新提出宽限崔家几日,见紫萱前来求情未免心中不忍,段立新见段太太对紫萱却格外的喜欢。此事段文斌走进来提出替哥哥段元彬提亲,段立新一口回绝,段文斌无奈说出崔家的火灾是他引起的,段立新急忙要段文斌守口如瓶并答应向崔家提亲以帮助崔家渡过难关。

  可是段太太却提出如果段家娶妻生子就要由段文斌这个嫡出的儿子来当先,所以如果向崔家提亲也要段文斌才可以。段元彬只好表态同意,段立新带着段文斌再次来到崔家提亲。

  可是段家的提亲却被崔家二老一口回绝,紫萱听见了两家人的对话,心中不觉有了帮助家里的想法。崔老爷卖宅子无望,大家都觉得这座宅子风水不好,无奈之下崔家二老打发走了家里的下人,唯独小翠和佑安不肯离开,紫萱心中也十分难受,她想通过自己嫁进崔家来改变崔家的厄运。

  吃饭的时候,紫萱提出要嫁进段家,崔家二老不肯,她脱口说出她不想受穷,她要嫁进段家过锦衣玉食的生活。紫苏恰巧走来打了紫萱一个耳光,佑安也听到紫萱的决定,回到房间大哭了起来。

  小翠来劝说紫萱不要往火坑里跳,紫萱向小翠说出心底的想法,她其实不是贪慕虚荣,只是想帮助家里度过难关。段文斌也不同意娶紫萱国门,可是段元彬劝说文斌说出如果这次不娶了紫萱就在也没机会和崔家打交道,也没机会见到紫苏了,为了紫苏也为了向崔家道歉,段文斌终于答应娶紫萱。

  到了大婚这天,段元彬陪着段文斌来到崔家迎亲,而崔家二老原本并不打算出面,可是崔太太不放心紫萱就这样出嫁,终于说服了崔老爷去喝了女儿女婿的奉茶。

  紫萱出了门,崔太太追赶到大门外,紫萱哭着离开了崔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紫萱被带到段家和段文斌拜堂成亲,可是在替二老奉茶的时候,却不小心打碎了茶杯,令段太太十分不悦。紫萱被送进洞房,等待段文斌的时候她想起了家里二老和姐姐以及佑安的话,她心中十分难过。

  紫苏想起段文斌曾说过这辈子非她不娶的话,心中失望至极,上了桌子准备上吊自尽,却被小翠和崔太太发现,及时救下了紫苏。段文斌酒醉后回到洞房,望着紫萱却喊着紫苏的名字,紫萱哭着忍受段文斌的胡闹。

  紫苏被崔老爷诊断出已经怀孕了,崔太太闻讯就要去找段家,崔老爷却坚持拦住了崔太太。

  紫萱在段家做了少奶奶,清晨起来她开始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媳妇儿媳,可是段文斌却对她十分冷淡,婆婆也对她十分严格要求紫萱记住段家的家规。段文斌借口工作忙疏远着紫萱。

  紫苏醒来后小翠端上了一碗药给她,紫苏端起碗闻了闻,辨别出这是一碗安胎的中药,她气愤的把药碗摔到了地上。紫苏回想起自己和段文斌一起去庙会却被大雨阻隔当晚没有回家就和段文斌一起住在了山上,没想到却从此怀了孕。

  紫苏跪在崔家二老面前请罪,崔太太心疼女儿,没有过多责怪紫苏。紫苏哭着说出她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在这个世上。

  李健龙从监狱被释放,心中无限愁苦的时候被拉进了烟馆,从此他染上了烟瘾,回家后到处寻找值钱的东西去变卖,最后拿走了李老爷生前最珍惜的玉佩。

  段文斌听说崔家的债务到期,拿起衣服就准备去崔家,可是段元彬劝诫他不要一时冲动这样去了崔家,等到回门的时候,和紫萱一起名正言顺的回到崔家去,段元彬只好暂时作罢。

  李健龙拖欠烟馆的钱回家却再也翻不出值钱的东西,被烟馆的人大打出手。管家及时赶到烟馆救回李健龙。李健龙毒瘾发作,跪在地上求管家拿钱给他,管家无奈只好拿出一元大洋给了李健龙,李健龙爬着起身急忙冲进了烟馆。

  回门的时间到了,段文斌要带的都是紫苏喜欢的东西,令紫萱十分难堪,她当着婆婆的面却什么也不能说出来。到了崔家,崔老爷拿出房子的房契,说出一时之间还不上段家银号的钱,就用这个房契做抵押。段文斌不肯,崔老爷不同意文斌只好收下房契。

  紫萱问起姐姐,崔太太说出紫苏偶感风寒,段文斌忍不住就要去见紫苏,却被崔老爷大骂着赶了出去。小翠给紫苏熬药,邻居荷花替小翠端药给紫苏喝,荷花说起小产的危害,令紫苏改变了主意,她放弃了打胎药,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崔家二老见到紫苏倒掉了药,却不能说什么,只好任由紫苏自己拿主意。

  李健龙在街上抢别人的东西被抓住,恰巧被段文斌看见,段文斌拿钱支开了那些人,拿出钱戏弄李健龙。李健龙当街给段文斌磕头,向段文斌乞讨要钱,段文斌也乐得戏弄他,最后他大骂了李健龙后离去。

  李健龙拿着钱来到烟馆,可是因为钱不够还账,又被痛打了一顿。紫苏被娘安排在后院独居,崔老爷责怪崔太太不该任由紫苏生下孩子,崔太太说起准备等到紫苏生下孩子后就将孩子送走。

  段文斌回到家里紫萱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睡衣洗澡水,可是段文斌却借口工作忙回到银号工作并告诉紫萱他不会回来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健龙被大烟馆的人打了出来,他爬在地上请求给他一口,烟抽烟馆的人拿出了一碗大烟水让他喝了就解脱了,李健龙想想自己活着了无生趣端起大烟水就要喝下去,白管家赶到一脚踢碎了碗,大骂他忘记自己爹娘的惨死,就算死去也无颜面对自己的爹娘。

  李健龙被白管家骂醒,决定重新做人,白管家高兴的背起李健龙回家。李健龙把自己锁在屋里告诉白管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要开门进来。李健龙成功的在父母灵位前戒掉了烟瘾,他和白管家一起庆祝重生。

  段文斌买了许多贵重的礼物带到崔家去看望二老,谁知崔家二老却丝毫不领情,崔夫人拒绝了段文斌的礼物,段文斌和紫萱无奈的回家,紫萱请段文斌不要计较她的爹娘,段文斌心中愧疚,忽然想起通过崔夫人做的刺绣活去帮助他们。

  段太太和下人聊天想到自己应该催催段文斌和紫萱抓紧时间要个孩子 ,她要当奶奶了。可是当她到紫萱的房间打探消息,紫萱却对男女之事丝毫不懂。当段太太离开儿子的房间,却听到段文斌只想工作,竟然不在家里过夜,她急忙去找段立新要他命令段文斌抓紧时间生孩子。

  李健龙到处去找工作却被众人唾弃,他到了父亲当年交往的白老板那里找工作却被拒绝,在白老板茶庄里喝茶的陈老板看见了李健龙。李健龙通过中介找到一份倒马桶的工作,他不怕脏不怕累,勤勤恳恳的干了起来。

  陈老板找到李健龙,告诉他当年是他的父亲李老爷帮助了他,并且鼓励他重新开始才有了今天的陈老板,今天他又遇见了李健龙,所以他要李健龙跟他一起去外省闯荡,李健龙想了想终于答应随陈老板出去闯荡。

  紫萱来娘家看望娘,可是娘却一直不让她看望紫苏,忽然小翠跑来汇报紫苏不舒服,见到紫萱也在,吞吞吐吐不敢说出,崔太太急忙催促紫萱回家。

  崔太太来到紫苏房间,见到紫苏还在做刺绣,两人说起紫苏的孩子,忽然紫萱闯了进来,惊呼原来紫苏有了身孕。(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紫萱冲进房间见到紫苏怀孕,紫苏却责怪紫萱不该来看她,本来紫苏觉得紫萱对不起自己,现在自己怀孕了不想被紫萱看见,紫萱问起孩子的父亲紫苏也不想告诉紫萱,紫萱无奈只好离开娘家回到段家。

  段立新把段文斌找到外面谈话,他说出想要段文斌去外省发展银号的分号,并且提出他和段太太都想要段文斌和紫萱早些为段家添子添孙,不要再怀念过去的风花雪月。段文斌答应爹爹会照顾好家里和生意。

  紫萱在家里想起紫苏的话,她想到紫苏的孩子可能就是段文斌的。段文斌回来见到紫萱在落泪,对她道歉后刚想和她温存,可是紫萱心里的结还没打开,借口身体不舒服,段文斌生气离开家里去了银号。

  段太太为了让紫萱早日怀孕,特地给紫萱送去了多子茶还请来了送子观音。紫萱为了紫苏的孩子决定不怀孕,她去了娘家单独找出佑安,请佑安为她配了避孕的中药。

  当晚段文斌回来的时候紫萱正在喝药,段文斌问起紫萱回答是太太让她喝的多子茶。段文斌试着接近紫萱,而紫萱也勉强接受了段文斌。

  段文斌就要带着紫萱出门,段太太为他们准备了许多随行的东西。段立新急召段文斌到银号,紫萱只好自己回到娘家辞行。紫萱来到崔家告诉娘她就要出远门,并给娘留下了许多银票。

  紫萱准备去见紫苏,可是紫苏却坚持不肯见紫萱,紫萱只好垂泪离开了娘家。紫萱走后紫苏来到院子里看佑安为孩子钉床,忽然腹中剧痛,小翠急忙喊崔太太过来。

  崔太太喊来了稳婆替紫苏接生,而崔老爷也闻讯赶回家来。紫苏顺利产下一子,崔太太的脸上却没有应有的笑容。崔老爷给稳婆过多的费用要她守口如瓶,稳婆心照不宣答应不会宣扬。

  当晚崔太太偷偷溜进紫苏的房间偷走了孩子,她把孩子交给了等在门外的崔家原来的下人富贵,富贵答应一定会善待紫苏的孩子,之后带着孩子离开了。

  紫苏一觉醒来不见了孩子,急的到处寻找。小翠被逼问无奈说出孩子被太太抱走了。紫苏跪在母亲面前请求母亲把孩子还给她,可是崔太太为了紫苏将来的幸福坚持不肯把孩子带回来。

  从此紫苏不吃不喝终日思念自己的孩子,令崔太太和崔老爷也难过万分。崔老爷动摇了想要把孩子接回来,可是崔太太狠心的坚持不同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紫苏心里一直想不开,身体每况愈下,尤其是精神越来越弱,使崔家二老十分担心她的身体。而被富贵带回家的紫苏的孩子二牛被富贵的老婆和他们自己刚生的孩子大牛一起养,她经常抱怨奶水不足,可是富贵却坚持要把二牛留下并要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亲。

  紫苏请求小翠带自己出去寻找孩子,小翠为了让紫苏吃饭,哄骗她带她出去找孩子。两人深夜到大街上去寻找孩子,令乡亲们以为闹鬼。崔老爷问起小翠有没有带小姐出门,小翠一直隐瞒着实情。

  两年后,李健龙家的白管家在街角开了一家中药铺,剧.情.吧.原创剧情,乡亲们都来庆贺。富贵也去看了一眼,回家后就抱起二牛亲热,富贵老婆不开心,富贵安慰老婆这是崔老爷家的孩子一定要善待。

  段文斌也带着紫萱回来了,段文斌一回来就去了银号里向段立新汇报。段太太见到紫萱出去两年回来仍然没有怀孕,不免心中不悦。紫萱回到娘家去看望姐姐,谁知紫苏见到紫萱就哭着求她把孩子还给她。紫萱见到姐姐精神恍惚的样子心中难过,哭着说出是自己对不起她。崔太太告诉紫萱那孩子刚刚生下来就患病夭折了。

  紫萱哭着走出崔家大门,佑安见到紫萱上前安慰她,紫萱心情抑郁趴在佑安的肩头哭泣,佑安安慰着紫萱,紫萱想起自己的身份急忙离开佑安。

  紫萱回家后段文斌问起紫苏,紫萱回答紫苏一直身体不好,段文斌急忙准备明日去看望紫苏,紫萱回答紫苏没事,段文斌心情不好独自到街上去喝酒。

  深夜段文斌喝得大醉,恰巧在街上遇见了出来寻找孩子的紫苏,紫苏见到段文斌却已经不认得他,小翠急忙拉起紫苏跳上黄包车,段文斌在后面追赶不上摔倒在地上。

  黄包车车夫恰恰就是李健龙,李健龙见到紫苏的样子十分不解,回家去问白管家,白管家说出紫苏的经历,李健龙觉得自己害了她心里十分过意不去。白管家劝说李健龙回家来住,李健龙说出如果想向段家报仇,他就要低调并且化妆成车夫会打听到更多的信息。

  段文斌回家后醉酒说出今天看见了紫苏,并且在醉梦中喊出紫苏的名字,并说出自己不能没有她,听得紫萱伤心欲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健龙听到紫苏的哭诉心中十分难过,紫苏说完后跑回了后院,崔家二老向李健龙道歉。

  段太太告诉段文斌要为他纳妾,段文斌表示自己无意纳妾,可是段太太提起紫萱不生育的事情,段文斌提出纳妾他只能接受紫苏,段立新走来责骂段文斌叫他来书房。段立新责骂段文斌,段文斌说起他仍然想要娶紫苏,两父子当即吵了起来。

  李健龙回家后向小玉诉说看见紫苏的情景就像看见她站在自己的面前。小翠跪在崔太太面前请求把孩子要回来。段元彬对朱掌柜放贷提出质疑,朱掌柜借口段文斌同意的,段文斌赶来责骂了朱掌柜。

  段文斌跟哥哥段元彬一起喝酒,段文斌说起他依然想娶紫苏,元彬鼓励文斌坚持下去,一定可以打动大家。

  段元彬来到白管家的药店考察贷款条件,同济堂的抵押物品不够贷款,段元彬看出白管家根本就不是同济堂的老板,剧.情.吧原创剧情,而是李家少爷李健龙的代言者。李健龙从后堂走出,约了段元彬到后堂说话。

  李健龙说出自己准备去南洋做生意才想向段家贷款,可是没有任何对付段家的意图。段元彬决定借钱给李健龙,李健龙觉得元彬值得利用。

  崔太太和崔老爷商量把孩子接回来,可是崔老爷坚决不同意。崔老爷准备出门,李健龙又等在门外。小翠来报告紫苏昏倒了,崔老爷急忙去看望,李健龙等在大门外。

  紫苏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小翠见到紫苏虐待自己,跪在紫苏面前说出了孩子的下落,紫苏听说二牛就是自己的孩子哭得死去活来。李健龙听到这里忍不住跑了过去抱起紫苏上了黄包车一路跑到富贵家里,紫苏下车看见二牛,上前抱住二牛再也不肯松手。

  崔老爷来到富贵家,紫苏跪在崔老爷面前请求把二牛带回家,众人一起求情,崔老爷终于答应紫苏的请求。富贵提起给二牛起个名字,崔老爷取名瑞祥。

  瑞祥被接回了崔家,紫苏高兴的自己亲自照顾儿子。周先生来见紫苏,紫苏决定亲自去见他。紫苏感谢周先生对自己的照顾,可是她却婉拒了周先生的好意。

  吃晚饭的时候段文斌在饭桌上当着全家人说出他还是想娶紫苏,引起段立新的怒火,可是段文斌依然坚持己见,并且说出如果能得到紫苏,他宁可不做段家大少爷。段立新赶走了段文斌,紫萱刚想起身阻拦却被段立新叫住。

  段文斌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段家,紫萱提出和他一起走,可是段文斌却要紫萱留在段家。崔家人在一起吃饭,李健龙也在一起用餐。段文斌带着紫萱赶来,李健龙急忙起身告辞。

  崔老爷问起紫萱为何回来,紫萱提出要和段文斌在崔家暂住一段时间,崔老爷不得不同意并叫佑安收拾房间给他们住下。晚上段文斌想到后院去见紫苏,却被佑安拦住,两人几乎吵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段文斌深夜来到紫苏的房间却被佑安阻拦,紫萱和崔太太赶到劝诫段文斌回到自己房间去。段文斌想起崔家的生活太寒酸受到了崔家二老的训斥。

  段立新宣布段家生意由元彬掌管,段元彬接管了银号的所有生意后立刻让朱掌柜自动辞职并拿出他多年来以权谋私的证据,朱掌柜无奈只好答应辞职不过却对元彬恨之入骨。

  段元彬约段文斌喝酒鼓励他追求自己的真爱,并且给了文斌金钱接济让他安心在崔家继续生活。

  白管家约来崔老爷请他到同济堂坐诊,崔老爷见白管家的条件开得十分丰厚,答应了白管家的邀请,同时提出带来两个得力助手,白管家也高兴的答应了崔老爷的条件。

  元彬故意在段立新面前替文斌求情,剧情.吧.原创剧情,却转变话锋指责文斌的不是之处,令段立新对文斌更加不满。元彬继续劝说段立新让文斌在外面住不是办法,答应想办法劝说文斌回家。

  文斌酒醉后到紫苏房间大吵大闹,紫苏终于开门指责文斌不该到这里吵闹而是应该和紫萱好好过日子,文斌被送回房间,佑安见紫萱不幸福十分为她难过。

  崔家二老因为文斌和紫苏的事情谈了许久,崔太太心软想要让紫苏文斌自己做出选择,可是崔老爷却不许文斌和紫苏结合。小翠帮紫萱找药,紫苏要小翠不要理会紫萱的事情,小翠终于说出紫萱的秘密,嫁给文斌的理由。

  紫苏来到紫萱面前责问她为何不告诉自己真相,为何甘愿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做赌注,紫萱说出自己不愿看见爹娘和姐姐如此辛苦,情愿用自己的幸福来减轻家里的负担。两姐妹互相谅解了对方,重新恢复以往的恩爱。

  段太太因为段立新赶走了文斌气愤的和段立新吵了起来,段立新忽然心脏病发作,段太太急忙把段立新扶进了房间。白管家拿出一张药方给崔老爷看,崔老爷夸奖药方开的好,白管家说出是李家家传药方。崔老爷被请去给段立新看病,诊断出段立新是急火攻心导致昏迷。

  小翠劝说紫苏给文斌和瑞祥一次机会,给瑞祥一个亲爹亲娘。紫苏终于走出房间和大家一起吃饭,文斌也高兴的欢迎紫苏出来吃饭,崔老爷却对文斌冷嘲热讽。

  紫苏终于肯面对文斌,可是她告诉文斌肯面对不见得就是接受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斌拿出紫苏送给他的手帕,说出当年两人一起许下的诺言,他告诉紫苏他会一直等,等紫苏原谅他接受他。

  陈老板来到银号找段立新求情,段元彬走出来打发了陈老板,段元彬说出过了还钱的期限,所以一定要收了他的铺子不能破坏银号的规矩。陈老板拿出刀子威胁段元彬,段元彬不惧陈老板的威胁,陈老板拿起刀准备自尽,段立新走了出来,陈老板急忙向段立新求情。

  段立新提出条件答应陈老板延期一个月还钱,可是必须加息还款,陈老板千恩万谢的回去准备筹钱。段立新叫段元彬到办公室教他要注意银号的口碑,段立新提起文斌,元彬心中不免有些不服,口里却不表露半分。

  紫苏和紫萱一起在花园里逗瑞祥玩,文斌走来问起这是谁家的孩子,两姐妹急忙把孩子拉开,富贵急忙跑来说出这是他家的老三二牛,文斌抱起瑞祥却被尿了一身,剧.情.吧.原创剧情,文斌不耐烦的责怪孩子尿了自己一身,富贵急忙抱走了瑞祥。

  段太太搬起行李说出准备去和儿子住一起,段立新责怪她宠坏了文斌,女佣走来劝说段立新不能因为紫苏失去文斌,段立新无奈只好答应整理好房间让文斌回来住。

  紫萱来到紫苏房间问起姐姐为何不告诉文斌瑞祥的身世,紫苏告诉紫萱她不能让瑞祥受到伤害,并且段家也不会相信瑞祥的身世。而文斌根本就不喜欢小孩,孩子好的时候他就高兴,孩子闹了他会烦。

  段太太来到崔家告诉文斌段立新已经答应他娶紫苏做妾,段文斌高兴的回家见爹,段立新提出要在外面买个房子娶紫苏不让她进段家的门。文斌只好答应爹的条件,段立新告诉元彬把银号的事情交给文斌去管理,元彬只好答应。

  文斌带紫苏来到一处庭院告诉她他为她买下了这座庭院,紫苏告诉文斌很多事情已经改变,她不能接受文斌的感情了。李健龙拉着崔老爷来到同济堂被流氓发现,流氓进药房寻找李健龙,被富贵赶走。

  流氓跑到文斌面前出卖消息,文斌给了流氓钱后,流氓带着文斌来到同济堂。崔老爷坐上李健龙的车准备出去看诊,没想到被文斌拉住并说出了他的身世。流氓说出白掌柜就是李家的管家,李健龙解释他和紫苏的事情是个误会,文斌就要和李健龙动手。

  崔老爷阻拦两人动手,崔老爷问起李健龙的身份,李健龙无言以对转身离开了同济堂。崔老爷回家后心情不悦,富贵说出了最近一直帮崔老爷拉车的人就是李健龙,并且也是同济堂的幕后老板。

  听说李健龙的事情后,紫苏心中忐忑不安,她暗想李健龙到底还想对她做什么。崔老爷替李健龙解释说当初真的只是误会并且李健龙也没有对他们做什么。

  入夜后崔紫苏来到同济堂门前大喊李健龙,李健龙出来问紫苏为何来找他,紫苏逼问李健龙为何为崔老爷拉车装聋作哑接近他们家,李健龙解释这一切都是误会他对崔家没有任何坏心,紫苏警告李健龙从今后不要和崔家有任何关联。

  紫苏走后李健龙和白管家忽然听到有人喊救命,两人发现就是流氓二狗抽大烟中毒了躺在街角。两人急忙把二狗扶进药店。

  段太太和女佣求了求子的签放在紫萱的房间,段太太说出就算娶了紫苏也不能让她抢在紫萱前面怀孕。收拾房间的时候女佣忽然发现了紫苏的避孕药,段太太以为是补药,段太太让张妈去药房配补药并且让药店看 看紫萱的药的成分。

  崔老爷依然来到同济堂坐堂看诊,李健龙不理解崔老爷为何不嫌弃自己,崔老爷说出他认可李健龙的为人。富贵和佑安来到同济堂,崔老爷告诉他们不要误会李健龙,他相信李健龙的人品。

  二狗没有戒掉烟毒就起床还要去抽烟,李健龙拦住二狗,大家一起讨论如何帮二狗戒烟。富贵骂李健龙以前也是个瘾君子,李健龙说出自己也曾错过,不过知错就改自己已经重新做人。

  文斌在酒楼听到流言蜚语,他来到同济堂劝说崔老爷不要继续在这里看诊,崔老爷却不为所动。李健龙走出来,文斌和李健龙吵了起来。文斌回到崔家找紫苏说起李健龙的事情,紫苏说出这件事情不怪李健龙。

  文斌大骂紫苏和李健龙早就相好了,那天和李健龙也是约好的,紫苏忍不住打了文斌一个耳。(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