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妆容网资讯正文

无话可说了,我们就再去找话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7

  林妹小学文凭,相貌平平。在家里帮忙干农活,上山下地拔兔草,眼看着快三十了还嫁不出去,父母急了。林妹一气之下和家里闹别扭,求二叔和表哥带她到城里打工。到了工地,脏活、累活不分男女,林妹不知道走出大山的她竟会收获一份爱情……

  善奎是建筑工地的监工,毕业四年了。监工的工作忙起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还要经常工地公司两头跑,大大小小的会议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急于报孙子的单亲妈妈安排了好几场相亲,都无果而终,善奎更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工作上……

  这几年房地产低迷时期,善奎最烦恼的事情就是款项到账了没有?欠款没到账,员工和承包商都找善奎催付工资钱款。俗话说,拿钱办事,没工资,谁会干活啊?善奎一个头两个大,一边是公司电话催进度,一边是工地质量把关,还有天天照面的要债脸。在他处境艰难的时候,善奎在网络上找到了一个知音人,网名“猫和老虎”。“猫和老虎”和善奎建筑工地方面有许多共同话题,这给了善奎几许温暖。

  这天,善奎在工地巡视的时候不小心被一根钢丝搓破了脚。善奎难得向公司请了半天假,到医院包扎伤口。他发了条说说。几天没有和“猫和老虎”聊天了,之前聊天的时候得知“猫和老虎”也在漳州,善奎打算约这位“大哥”见面。信息发出去后,半天没回复,一天、两天……善奎开始疑惑“猫和老鼠”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阳历新年到了,工钱要先帮工友催付到账,可是公司财务却吩咐善奎让大家多宽限几日。新年的工地里,没有烟火喧嚣,只有冷冰冰的路灯。善奎驱车到市区自费好几百,买了水果和酒水、干果去看望工友,他希望他的真诚相待能感动他们。称兄道弟、气氛愉悦的吃吃喝喝到了夜里十一点。终极问题来了,“小奎啊,不是我们催你,你们公司什么时候能到账啊。再过一个多月就过春节啦”。善奎抬起酒瓶,猛的灌进去几口冰凉的酒。他不知道,他也在等,等财务、等总部……善奎喝多了,踉踉跄跄的回他的居室。他自己就睡在工地上,区别只是他住单间而已。林妹走了出来,尾随善奎,眼看他快吐了,林妹赶上扶住善奎。“你脚受伤了,还没好,不应该喝酒的”林妹低声的嘀咕,善奎看了林妹一眼。林妹缩回了她粗糙的手,转身走开了……

  一天,“猫和老虎”给善奎发了消息“留心样板房”。是啊,拿不到钱,指不定有人使坏,善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增加巡视。果然,有人在样板房动了手脚。善奎把情况报给了总部,总部终于在两天后将钱款汇到账了。晚上大家都欢喜地在工地唱歌,聊天。善奎,坐到了林妹身边,闲聊了起来。不知从何时起,林妹见到善奎,总是心虚地红了脸,低头不说话。善奎监工的时候,时不时就到林妹边上“指手画脚”,不管善奎说什么,林妹都照单全收。那天善奎给工地的样板房画壁画,这是善奎的爱好,他叫上林妹帮忙打下手。他画了一棵枫树落叶飘飞,远方路上一人骑行,后座上一女子长发飘飘依偎在男人的背上~“你的网民为什么叫‘猫和老虎’?”惊讶之余林妹羞涩的低下了头……

  善奎喜欢上了这个温柔体贴的姑娘,不娇气识大体,身康体健。娶妻当娶贤,带她回厦门见寡母吧。二叔和表哥都劝林妹,不同层次的人是没有共同话题的。林妹在犹豫的时候,善奎的姐姐送给林妹一套护肤品。这天,善奎打开其中的咪一喵去角质啫喱,挤了一些到林妹的手背上,一边看说明,一边在林妹手背上打圈圈,然后拉着林妹的手到水龙头前冲洗干净。林妹的手心虽然有茧子,手背却还是细腻的。善奎握住了林妹的手,“相信我,无话可说了,我们就再去找话题……明天去厦门看我妈吧,过年就到你家提亲”林妹激动得哭了~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