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妆容网资讯新闻正文

影子特工第15-16集剧情详细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洁

影子特工第15集剧情介绍

  科恩伯格安全离开 小毛被迫牺牲

  日本的岛田中佐做东,宴请了警察局的冯局长和苏州站的郑伯鸿,两人见面,分外眼红,岛田拍案而起,训斥他们,最终几个人举起酒杯,冰释前嫌,冯局长说小毛不在他们的手上。回去的时候杨人杰说这个大鼻子老外,会藏在哪里呢?郑伯鸿说,一定是有同党在帮助他。

  另外一边,看着钱之风与小毛约瑟夫处的那么好,韩彩衣只能暗暗咬牙。约瑟夫在这多呆一天就多一分风险,但是约瑟夫说,只要钱之风一起走,他就走。钱之风厚着脸皮说自己什么都不清楚。

  钱之风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为了避免被郑伯鸿怀疑,他回到了苏州站。杨人杰因为没找到犹太人,又丢了小孩,只能来找赵元初支招。而赵元初听着杨人杰的描述,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并指出当初打电话的那个女人没有提悬赏的事,很明显是有所预谋,当初先放枪的很有可能是屋顶的冷枪。听到这一切的钱之风暗暗心惊,他知道这样查下去很快就会查到打电话的是韩彩衣,所以这件事不能拖了,必须尽快把约瑟夫送出去。

  刘二奎没有抓住暗杀赵元初的人,所以他担心钱之风也会有危险,派了几个人在他家周围二十四小时巡逻。钱之风对韩彩衣说,他看见今天行动队的人在查公共电话,这样下去恐怕就会查到韩彩衣的头上,于是和她商量,要赶紧把人送出去。韩彩衣说送出去可以,但人是她的,钱之风不和她争,说不管怎么样,先送他们出城。

  钱之风利用陈妈买米的事情,把门口的巡逻特务给骗走了。趁着这个空挡,韩彩衣和钱之风想将约瑟夫和小毛送出城,钱之风和共产党那边已经取得了联系。离开的时候,有警察想要查车,钱之风霸气的把对方撂倒在地。

  赵元初这个时候收到手下的消息,钱之风和韩彩衣已经不见了,赵元初大动肝火,立马带人前往查看。

  钱之风与小童等人接上了头,他们把小毛打扮成了小女孩。钱之风将韩彩衣他们的办法和路径告诉了谭从武,谭从武提出和韩彩衣见一面。这是很冒险的举动,但是谭从武相信钱之风的目光。奇峰告诉小童按原计划继续,出了城他们在外面接应。小童说,不需要他们接应,外面自然有人接应。钱之风不解,为什么要交出科恩伯格,老谭说,这是上级最新的指示。

  陈妈出门的时候没有带钥匙,所以赵元初破门而入,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他在房间里逛了一圈,在书房里发现了小毛和科恩伯格下棋的棋子,一声不吭的带人离开了。

  赵元初这个时候正在情报贩子那里坐着,他的女儿没有死,但是情报贩子们坐地起价。两方僵持的时候,情报贩子们接到了有关犹太人的消息,立马将赵元初送出了门,打电话到了日本宪兵部。

  钱之风等人将约瑟夫装在了棺材里,其他人素衣上身,俨然一副送丧的场景。可日本宪兵队却突然封锁了城门,情急之下,小童故意让小毛暴露,吸引注意力,混乱之际将藏在棺材中的约瑟夫送出了城。

影子特工第16集剧情介绍

  齐峰为革命牺牲 钱之风取得金条

  钱之风出了城门以后,发现小毛竟然被当作弃子丢在城内,骂小童就是畜生!然后自己转身回了城内,企图救出小毛。然而城内此时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日本宪兵,钱之风难以靠近。

  小童带着约瑟夫赶往接应点,军统的人却没有及时出现,小常带着人偷袭身后的日本宪兵队。眼看在劫难逃,齐峰带着共产党游击队及时赶到,将追赶的岛田吸引到自己的方向,岛田中佐派人去开棺验尸,打开棺材盖子的一瞬间,里面装置的炸弹爆炸了,就这样齐峰和他们同归于尽了,小童带着约瑟夫走了齐峰等人之前安排的水路,安全的把约瑟夫送出了苏州。

  日军这次中了埋伏,死伤十几个人,岛田中佐也受了重伤,被送到上海急救。死亡名单里还有齐峰的名字,这一直是国民党的统计名单上的名字。钱之风和韩彩衣也已经回了家,赵元初把人都撤了回来。

  钱之风因为这次任务的顺利完成,正式的加入了共产党。从今往后,他就是一名共产党员。

  五个月后,韩彩衣的肚子已经快足月了,按照钱之风的吩咐经常走动,方便生产。小童告诉韩彩衣,上面又交给她一个新任务,上面下来命令,让韩彩衣侧面了解侯铭德最近的动向。

  韩彩衣已经向上申请了要好好休息在家生孩子,而军统罔顾她的意愿,给她安排任务,这让韩彩衣很生气,放言要与军统一刀两断,生完孩子就离开这里。

  南京伪政要求查禁鸦片,苏州城的鸦片生意由侯铭德控制,情报科受命抓了他的把兄弟乔三。这乔三依仗自己身后有人,态度嚣张,郑伯鸿也让钱之风等人悠着点就好。

  另一边,侯铭德打电话给韩彩衣,名为问候,实则呢,是为了和郑伯鸿见上一面。韩彩衣将这个事告诉了钱之风,钱之风明白了郑伯鸿今天说的话,查封严烟馆是假,这摆明了就是官商勾结,但是钱之风又无力改变。

  候老板宴请了钱氏夫妇以及郑氏夫妇,他们相互吹捧,全部都在打太极。两人单独出来,郑伯鸿解释道,他这个连襟啊,以前是个医生,满脑子都是救世济人那一套,所以这南京政府一下禁烟的令,他就准备大干一场,不小心抓了他的人,还澄清自己事先一点都不知道抓获乔三的事。侯铭德要保乔三,答应每个月给苏州站5000补贴。

  韩彩衣知道钱之风还没有放乔三,不仅心生担忧,在她眼里,赵元初这个人绝对不是好心。

  赵元初拉拢钱之风抄了乔三的老巢,搜刮出不少钱财,钱之风偶然发现一把银行保险柜的钥匙,他背着赵元初偷偷将钥匙带走。

  次日,乔三得意的离开苏州站,出声威胁钱之风,会替许清林报仇。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钱之风告诉自己要冷静,想起死去的许清林,看着活着的赵元初,他明白,自己要学会残忍。

  拿到了在乔三屋内搜刮到的钱财,钱之风立刻想起新四军正面临缺医少药的困境,于是设法通过谭从武将金条送往根据地,解决了新四军的大问题。同时他想起了那把钥匙,于是偷偷的给了乔三一把假钥匙,等乔三去往银行的时候,钱之风跟踪乔三,等乔三因为钥匙和箱子不匹配被赶出银行的时候,钱之风打开了保险柜,发现里面竟是许多金条。

  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被暗处的赵元初收入眼底,钱之风准备驱车离开的时候,被赵元初拦了下来。(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