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妆容网资讯新闻正文

流传千年神秘占卜术:塔罗牌预言之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敖犬
塔罗牌预言里根被刺

  1981年3月30日,担任总统仅69天的罗纳德·威尔森·里根,在希尔顿饭店前为劳工集会发表演说。当演讲完毕的总统返回自己轿车时,埋伏在围观人群中的精神病人欣克利,迅速冲出向里根连开6枪,总统捂胸倒下。这一幕恍如当年林肯总统遭受刺杀的再现,但这位创造了里根时代的总统却幸运地在重伤中与死神擦肩而过。

  消息传来,举国哗然,因为里根打破了被称为“总统20年死亡周期”的可怕怪圈,即美国每一个在末位数为“0”的年份当选或蝉联总统的人都死于意外的怪圈。而对总统死里逃生的奇迹,总统夫人却将其归于琼·奎格莉,认为是这位精通塔罗牌、占星术的女预言师提前预知和告诫,让总统当天特别小心才化解了困局。对此,琼·奎格莉则直言不讳说:“是塔罗精灵的指引才让我能预言此先机。”

  这位预言师口中所称的塔罗精灵,指的正是塔罗牌:这项流传了千年,与占星学、占数学同为西方神秘学三大术数的传奇学说。

  扑朔迷离的起源

  当今凡打算研究西方神秘学的人都有一基本共识:必须兼修塔罗、占星和占数,在三者相辅相成的学说下,才能登堂入室一窥西方神秘学说的奥妙。而在这三门学术中,塔罗牌兼具艺术美感与神秘性两项特质,既可用来占卜,也可当作艺术品观赏收藏,所以在世人中流传最广,受众最多。却惟有塔罗牌的起源至今仍是众说纷纭,无法确定。

  传说中塔罗(Tarot)就是埃及的王道书。其词取自于埃及语Tar(道或法)和Ro(王或皇帝),原本被刻绘于神殿的壁画之上,用以传达神灵的旨意和解答法老王的疑惑。后因其过于庞大,才绘制成书方便法老王取阅。这本只能被法老拥有的唯一书册,是国事困惑时沟通神灵的智慧之书,旁人若偷窥都将被处以极刑。

  当古埃及王朝灭亡,面对欧洲的字母文化,以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书写的王道之书面临失传的危险。无奈之下,古埃及最后的神官们干脆将昔日纸草书制作为图片式卡片携带而出,流传至今为塔罗牌。这也是迄今塔罗牌中还保留着为数众多来自埃及的象征图案的原因。

  认为塔罗牌发源于中国的一大佐证是其本身是纸制。据说世界最早测算子午线的唐代僧人一行,发明了一种叫“叶子戏”的纸牌游戏,这种游戏广泛风行于宫廷和民间。支持塔罗牌中国起源的学者认为叶子戏在制作精美的牌面上绘制不同人物和花色的做法,正是沿用于塔罗牌的痕迹。中国古代“福祸相依”的辩证法也恰好与塔罗牌正、逆位截然不同的解释暗合。

  在犹太语中塔罗则代表着法则。19世纪的神秘学家李维将塔罗牌与古犹太密教卡巴拉联系在一起。希伯来文22个字母与塔罗牌的对应,以及卡巴拉教义中的“生命之树”(Life of tree)中22条途径与塔罗牌大阿尔罗段的对应,给了希伯来起源说的支持者很大的信心。

  无论起源于何地,塔罗牌都是伴随着人类最古老的文明而开始它的千载流传,但这一过程并非想象中的一帆风顺。

  在禁令中流传

  迄今留存最早的一副塔罗牌,是存放在法国国家图书馆中的17张“大阿卡那”,据说是画家杰拉雷蒙在1392年为国王查理六世专门制作。有传说记载的塔罗牌出现在更早的1329年德国宗教会议上。3年后,西班牙国王阿弗勒士十一世就制定了第一份反对塔罗牌的声明。随即法国巴塞隆纳市政府正式宣布禁止平民玩纸牌游戏。

  到了14世纪,这份禁令更加严厉。公元1415年,罗马天主教会公开禁止纸牌游戏。在1460年的一次布道会上,修士们严密论证了塔罗牌的名字与内容失实,并对玩牌之人予以严厉谴责。整个中世纪,塔罗牌和诸多科学真理一样,荣登教会的异端邪说之列,不断地被进行丑化、焚毁。

  在这种情况下,塔罗牌转入地下,由一些被视为异端的秘密教派保存。和教会严厉禁令相反,塔罗牌的流传有如地下潜行的暗火一样,屡见不鲜。从最早流传于欧亚交界处的一小游戏,渐渐盛行于整个欧洲世界。

  在塔罗牌流传的记载中可以看见:在意大利埃索古堡发现一幅创作于1450年的画作,画上显示了8位士兵和两位妇人在一家客栈里,士兵的武器挂在墙壁的架上,左边的4位士兵在下棋,右边的两位士兵和一位妇人在打架,正中央两位士兵和一位妇人则在玩塔罗牌。

  对禁令的无视不仅仅存在于意大利的上流社会,最早发布禁令的法国巴塞隆纳市的普通市民都迷恋塔罗牌,此时的禁令已然名存实亡。而塔罗赢得整个贵族世界的原因,不仅仅是它精美的绘图、稀少制作量加之镶嵌金箔珠宝的外装,还是炫耀财富和地位的绝佳物品,也因为其中隐含的神秘话语的暗示、解读是贵族中传递秘密信息的最好工具。

  在这种隐信传递的解读中,塔罗牌开始被应用于占卜和预测,它也得以和简单的纸牌游戏区分开来。它在民间的广泛流传的神秘预知力,仰赖于吉普赛人的流浪。四海为家的吉普赛人以杂技和占卜谋生,而他们占卜的主要道具就是塔罗牌和水晶球。因此在关于吉普赛人种种的传奇故事中,塔罗牌也以这神秘道具之姿留驻在人们的脑海中。

  值此,印刷术传入欧洲,并在16世纪得以发展成熟,昔日昂贵的塔罗牌被大量印刷,塔罗牌普及的最后一道屏障也为之消失,这样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对其产生好奇,有关塔罗牌的深层次理论系统得以创立,此时的塔罗牌才以全新的面貌再现于世人眼前。

  塔罗牌流行于普罗大众

  在欧洲中世纪的千年沉寂后,伴随着文艺复兴浪潮而来的不仅是各种古代文明科技的回归,更是一次学者对于这些文明重新认识和创新之机,而塔罗牌正是这回归再创的“文化”之一。1770年,第一位公开拿塔罗牌当作占卜用途的学者埃列斯塔发表了占卜用的纸牌(32张)的意义。他认定塔罗牌是埃及的秘传知识,所以希望塔罗牌能够流行于普罗大众。

  1856年,学者李维提出了塔罗牌起源于犹太人的学说,这个新的学说整合了78张纸牌,成为另一把神秘学钥匙,这也是现今流传的塔罗牌的完整体系。它开启了塔罗牌符号学的研究,让后世神秘学社团承认塔罗牌在神秘学的重要性,认为塔罗牌是一种存在于时间之外的伟大智能。

  19世纪末,沿着李维的脚步,帕洛斯大幅改进了塔罗牌的理论与系统。在他看来,塔罗牌除了占卜实际生活层面,更强调占卜者的动机与内心的反应,这让塔罗牌摆脱了传统占卜的角色,而充当起叩问人心灵和发掘人第六感的工具。帕洛斯的名着《波希米亚的塔罗》则是世界上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塔罗牌专着。帕洛斯也因此被奉为近代欧洲塔罗牌理论与系统的鼻祖。

  1888年,一个承袭中古神秘学派——玫瑰十字的社团“金色曙光”在伦敦成立。它的成立可谓近代塔罗牌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学派的成员将塔罗牌、占星术、卡巴拉密教与炼金术再一次结合,使塔罗牌的理论系统更完备。

  1891年塔罗发展史上另一位家喻户晓的名人爱德华·维特加入“金色曙光”。1910年维特与斯米斯女士出版了名为“莱德维特”的塔罗牌,并专门写了一本用以解释这副纸牌的着作,因通俗易懂,塔罗牌很快成为全球发行量最大的纸牌。

  而维特创造的塔罗牌也是迄今大多数塔罗牌研究者所公认的“国际标准版”,其着作也成为塔罗牌入门的“教科书”。这副以黄色纸壳包装的塔罗纸牌,在只要有卖塔罗牌的地方都可以看得到它的踪迹。

  在迷茫不知所措时,塔罗牌往往能指导人对心灵深处的需求加以叩问。现代很多科学家都认为塔罗牌的灵验和神秘就是来源对于自然和人类第六感的发掘。无论是作为艰深的学术研究,还是欧洲人生活中的游戏占卜,一如最古老的塔罗出土时扉页上那句铭文:伴神恩来,岁月流转,我必为传奇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